欧洲模式的迫切挑战:让地球保持健康
作者:吴怡静
2019-11-22
摘要:欧洲模式(the European way)的特色,在于发挥所有的潜力: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才华,我们的多样性。它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平等的联盟。如果能缩小我们之…

今年11月,欧盟委员会即将迎来首位女主席:7个孩子的妈、现年60岁的德国前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der Leyen)。

委员会主席的地位等同于欧盟“总理”,负责提出新法案、行使组织法规,及处理贸易协议等,是欧盟行政机关的最高执行长。

这回欧盟高层人事改组,冯德莱恩原本并非呼声最高的人选,但在法国总理马克龙的支持下,最后意外出线。再加上另一位女性、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拉加德也可望接掌欧洲央行,欧洲政坛又见女力崛起。

被马克龙形容“拥有欧洲共同体DNA”的冯德莱恩,出生于比利时,13岁搬回德国,精通法、德和英语,拥有经济和医学等高学历,当过医生,也曾是全职家庭主妇。40多岁才正式涉足政坛,成为默克尔的坚定盟友。

这位将在未来五年主导欧洲政策的新主席,面对这艰巨任务。7月,她在欧洲议会投票前发表演说,提出了执政愿景和承诺。 

四十年前,西蒙娜·韦伊(Simone Veil)当选欧洲议会首位女议长,提出了一个更公平、更团结的欧洲愿景。四十年后,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终于有了一位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女性候选人。

我就是那个候选人,在此感谢所有打破障碍和惯例的男性和女性,以及所有为建立一个和平、整合、有价值观的欧洲做出贡献的人。像韦伊女士这样的开拓者,他们的勇气和胆量,成为我前瞻欧洲愿景的依归。我打算以同样的精神来领导欧盟委员会。

欧洲整合的先驱们从两次世界大战的废墟和灰烬中,创造了一种强大的力量,那就是和平。

今天,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到塞浦路斯第二大城利马索尔,从雅典到里斯本,多达五亿的欧洲人生活在自由和繁荣之中,拥有强大的共同市场,无国界的贸易、旅游、研究和就业机会。欧洲若少了这种一体感,我的孩子这一代根本无法想象,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然而,现在我们必须再次站出来,为我们的欧洲而战,因为全世界正面临各种颠覆性的挑战。

人口老龄化、全球化、数字化,还有气候变化。欧洲人正在感受这些重大趋势的冲击。

 世界第一个“气候中立”的大陆

从面临干旱的芬兰小麦农夫,到遭遇致命热浪的法国民众,我们清楚地感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从必须学会用网络银行领退休金的爱尔兰退休族,到必须接受更多培训才能避免被解雇的波兰工人,我们感受到了数字化的影响。从欧洲许多地区的学校、医院都面临倒闭,我们感受到了人□变化的冲击。

这些挑战不会消失。近年来,世界各地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方法来应对:有些国家逐渐转向专制权威,有些国家试图通过投资港口和道路来收买全球影响力,还有一些国家转向了保护主义。

这些选项都不适合我们。我们要的是多边主义和公平贸易;我们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因为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更好;我们必须用欧洲模式来应对挑战。但首先,一定要重新团结,如果我们在内部团结一致,没有人能从外面把我们分裂。

我们最迫切的挑战,是让地球保持健康,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责任和机会。我决心要让欧洲在2050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气候中立”的大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采取大胆的步骤,欧洲现在的目标,是在203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40%,但这是不够的。

 使用者付费,落实公平征税

我们必须做更多,也就是把2030年的减排目标,提高至50%,甚至55%。未来欧盟将主导国际谈判,鼓励其他主要经济体也提高减排目标。

同时,我将在上任的100天内,提出欧洲的绿色新政(Green Deal),以及有史以来第一步“欧洲气候法”,正式把2050年气候中立的目标定为法律。

实现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需要大规模的投资,所以我将提出一项“永续欧洲”投资计划,并将欧洲投资银行的部分业务,转变为“气候银行”,在未来十年释出一兆欧元的资金。

我们需要强大的经济,因为想要花钱,就要先赚钱。我们需要强化欧洲经济的支柱:中小企业。这些企业有创新能力,具有创业精神、灵活敏捷,还能创造就业,为年轻人提供技能培训。

但前提是,他们必须在欧洲单一市场的每个地方都找得到筹资渠道,获得资金,才能撑起欧洲经济。让我们替这些企业清除所有障碍,打开大门,并且加速完成“资本市场联盟”计划,因为中小企业值得力挺。

另外,我将会支持“公平征税”——无论是实体还是数字行业,科技巨头在欧洲赚取了巨额利润,这是好事,因为欧洲是一个开放的市场,我们喜欢竞争。但是,如果利用我们的教育制度、技术劳工、基础设施和社会保障获利,却几乎不缴税的话,是不容接受的。如果他们想要赚钱,就必须分担负担。

建立更公平、更平等的欧盟

欧洲模式(the European way)的特色,在于发挥我们所有的潜力: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才华,我们的多样性。它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平等的联盟。我深信,如果能缩小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们就会变得更加强大。

十多年前,我担任德国家庭事务部部长时,必须努力争取育儿津贴或托儿服务。如今,我们在这些政策上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但追求公平的奋斗永远不会停止。仍有许多辛苦工作的家庭难以在欧洲维持生计,所以我要确保工作带来更多的保障,让每个全职工作的人都能获得足以维持合理生活水准的最低工资。

我还要让年轻人享有更大的平等和公平。欧洲的青年失业率为14.2%,在一些国家更高达40%,这是不能接受的。年轻人有抱负,他们想要工作、拥有未来,我们的任务就是让他们实现这些目标。因此,我将确保欧盟近年推出的“青年保证就业”计划,在每个会员国都能落实。

二次大战结束时,我父亲才15岁。他经常跟我们几个兄弟姊妹谈起这场在欧洲造成死亡、破坏和流离失所的可怕战争。对他来说,最深刻的感动是,欧洲其他国家再次伸出了援手,欢迎德国重新加入民主国家阵营。

他的职业生涯从担任“欧洲煤钢共同体”的德国专员开始。“我们又再度进行交易了,”他说,“当国家之间做起生意,就会建立友谊,而朋友是不会相互攻击的。”

后来,他进入欧盟委员会,从首任主席哈尔斯坦时代的部长助理做起,之后成为竞争事务总署委员。所以我是在布鲁塞尔出生的欧洲人,长大才晓得自己来自德国,老家在萨克森州。这也是为什么对我来说,始终就只有一个选项:团结并强化欧洲。

任何想要看到欧洲变得更强壮、更蓬勃的人,都可以把我当成最坚强的盟友。反之,任何想要削弱、分裂欧洲或破坏欧洲价值观的人,都会发现我是他们难以应付的对手。

 别再拖延,赶快把事情做好

今天的欧洲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它希望为自己、为世界承担责任,这并不容易,却是我们最崇高的职责。

年轻一代正在发出怒吼,就像我的孩子们跟我说的,“别再拖延时间了,赶快把事情做好!”这就是我的使命,但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和支持,所有欧洲人都要一起努力。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