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世界品牌实验室 > 品牌前沿 > 品牌丑闻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三鹿品牌 危在旦夕 国产奶粉 集体唱空
2008-09-18 11:15  来源:新华网  
【ICXO.com编者按】尽管此次事件对国内乳业会造成巨大冲击,但对未来国内乳业的发展有好处,乳业环境得到净化

  田文华承认产销毒奶

  三聚氰胺,这个在半年前还鲜为人知的化工专业术语,如今已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词汇。这样一种化工原料是如何被掺加到原奶中去的?如何进入到奶产品加工环节的?三鹿集团又是如何掩饰真相的?

  利令智昏搞黑心“发明” 三聚氰胺制成“蛋白粉”

  河北省曲周县的张玉军在2007年7月前一直在当地从事养殖业。在养牛过程中,他经过多次试验,“发明”了将三聚氰胺和麦芽糊精按一定比例配制“蛋白粉”的方法,据称“能够提高牛奶中的蛋白质含量,而且不易挥发,不易被检查出来”。

  张玉军最初在本村自己的养牛场小批量配制。2007年11月,他前往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党家庄,化名“张海涛”,以生产涂料粘合剂为名批量生产。他通过互联网联系订货,并从河南省濮阳市等地购进三聚氰胺,从济南市购进麦芽糊精,生产所谓的“蛋白粉”。

  据张玉军在法庭上供述,往原奶中掺“蛋白粉”已是圈内人所共知的“秘密”,这样既可以增加原奶重量,又可以提高蛋白质含量,一举两得,所以很受一些奶站欢迎,市场销售的潜力巨大。“我之所以用假名生产,也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在生产,而我不想让他们知道。”张玉军说。警方初步查明,从2007年9月到今年8月,张玉军总共生产“蛋白粉”600多吨,非法获利50多万元。

  市场需求越来越大,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在河北省正定县开工厂的高俊杰、薛建忠、肖玉、张彦军等人曾一度从张玉军处批发购买“蛋白粉”,再加价转售给一些奶站。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高俊杰、薛建忠等人从购买的“蛋白粉”中分析技术配方,开始自行研制并直接销售给一些奶站。一个较为完善的“蛋白粉”制售网络形成,高俊杰与妻子肖玉负责组织生产,薛建忠负责联系销售订货,张彦军负责生产技术,共生产“蛋白粉”200余吨。

  三鹿集团一位质量检查员透露,过去奶站往原奶中为增加重量而兑水,后来随着收奶时检测日趋严格,一些不法奶站就开始追求“技术含量”,往原奶中掺加一些混合物以增加蛋白质含量,随着做这种事情的人越来越多,手段也越来越高明,三聚氰胺与麦芽糊精按一定比例配置的“蛋白粉”最为普遍。

  疯狂添加“蛋白粉” 不合格原奶变“合格

  据犯罪嫌疑人耿金平交待,2004年5月,他在河北省正定县投资建了一家挤奶厅,并与人合伙建了个奶牛养殖小区,养殖奶牛307头,向三鹿集团供应鲜奶。2007年底,他向三鹿销售的牛奶因检验不合格屡次被拒收。后来得知,向牛奶中掺加某种化工原料(三聚氰胺),能够增加蛋白质检测指标,可以蒙混过关。

  2007年10月份,耿金平与他的司机耿金珠分别从正定县赵志超处及行唐县赵军花的化工剂门市部购买含有三聚氰胺的混合物(“蛋白粉”)28袋共计560公斤。自2007年10月至2008年8月,耿金平、耿金珠多次按每1000公斤原牛奶添加0.5公斤该混合物的比例,将“蛋白粉”约434公斤添加到其收购的90余万公斤原牛奶中,销售到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处,销售金额280余万元。

  河北省鹿泉市大河镇一家奶牛养殖公司经理曾向警方供述,今年4月至8月,他先后购买三聚氰胺4大袋,交给工人多次掺杂在原奶中,供应给三鹿集团。据他讲,“因为我养有100多头新西兰奶牛,这种牛奶有异味,三鹿奶厂不收,听别人说加这种蛋白粉(三聚氰胺)能够去除异味,而且还可以增加奶里蛋白质含量。”

  记者在三鹿集团采访中听到一位工作人员讲,他曾在农村调查过一户奶农,实际上家里没有几头奶牛,一天却能送来几吨奶,很快就发家致富了,邻居都知道这奶是掺了别的东西。还有一次,一位奶农把一车原奶送到奶站,检测发现蛋白质不合格,被退回了。过了两个小时,奶农又把奶拉回来了,再次检测竟然全部合格了。

  明知奶粉有问题 三鹿仍肆意销售

  “去年10月到今年3月,全国原奶供应出现严重紧张。企业还是能收到足够的原奶供给生产。大家都知道他们一定添加了不该加的东西,但还是默认了,因为确实也符合检测标准。”三鹿集团奶粉事业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据三鹿集团重大食品事故专案组介绍,根据三鹿集团有关负责人供述,2007年9、10月份,正值原奶市场淡季,各有关企业为争夺奶源,原奶收购价格一度攀升到每公斤3.6元。当原奶价格涨到每公斤3元时,三鹿集团不再提高收购价格,向其供奶的场(站)主要求涨价。三鹿高管中有人提出,为保障奶源,是否允许在原奶中加水。最后高层要求:加水后奶的含氮量不能降低,授意三鹿的一些奶牛养殖场在原奶中加水,但要保证每百克牛奶蛋白含量不低于2.8克。

  2007年12月以来,三鹿集团陆续收到消费者投诉,反映有部分婴幼儿食用该集团生产的婴幼儿系列奶粉后尿液中出现红色沉淀物等症状。2008年5月17日三鹿集团客户服务部书面向董事长田文华等集团领导班子成员通报此类投诉的有关情况。5月27日,三鹿集团召开领导班子会议,通报了投诉情况,决定调查原因,协调媒体,安抚患者。7月份,三鹿集团将其生产的16批次婴幼儿系列奶粉送河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检测,发现其中含三聚氰胺。

  2008年8月1日,田文华召开集团经营班子扩大会进行商议,会议决定:一要保密,二要封存库存的奶粉,但没有要求停止奶粉的生产、销售。8月13日三鹿集团再次召开经营班子扩大会,会议决定:库存产品中三聚氰胺含量在每千克10毫克以下的可以出厂销售,三聚氰胺含量在每千克10毫克以上的暂时封存,调集三聚氰胺含量每千克20毫克左右的产品换回三聚氰胺含量更大的产品,并逐步将含三聚氰胺的产品通过调换撤出市场。9月12日,三鹿集团被政府勒令停止生产和销售。

  潜规则害人害已 打破坚冰需共同努力

  记者在采访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发现,无论是含三聚氰胺的“蛋白粉”的生产者,还是往原奶中掺加“蛋白粉”的奶农,还是三鹿集团,都知道三聚氰胺是有害物质,但却依然我行我素,理由竟然也惊人相似:大家都在这么做。

  “蛋白粉”生产者张玉军说他周围的很多人都生产这种东西。奶站负责人耿金平说他知道很多奶站、奶厅都掺含三聚氰胺的“蛋白粉”,甚至许多业内人士说这是乳品行业的“潜规则”,大多都掺了不该掺的东西。

  明明是一件坏事,做的人多了,似乎就成了理所应当的事。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中的很多被告人,都在法庭上承认,自己和自己的孩子都喝三鹿奶制品,更像是一幕无奈的讽刺剧。如果按照这种思路联想下去,在我们的日常其他食品中,是否也有那些业界默认的“四聚氰胺”“五聚氰胺”存在?而之前,苏丹红鸭蛋等食品安全风波早已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也许还有很多业界潜规则的坚冰需要打破,这种打破要靠企业的自律,要靠政府的监管,更要靠全社会民众的努力。

品牌关键词:三鹿奶粉   三鹿破产   国产奶粉   品牌   合格

 [品牌日报]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品牌实验室”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品牌实验室”,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并能够知道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本网积极配合处理,否则视为作者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在严格意义上 三鹿从来就不是一个品牌
 三鹿不毁了国产奶粉品牌声誉不会善休
 三鹿是不是中国奶粉业的害群之鹿?
 质检总局全面叫停食品类企业国家免检资
 三元几次检测均合格 葛优代言果真很放
 国产奶粉受重创 美赞臣雅培提价纯属趁
栏目导航
更多精彩,请访问世界品牌实验室(brand.icxo.com)首页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