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风格迥异,东西股神不同道
作者:黄伟轩
2020-03-22
摘要:巴菲特及孙正义两人无论在投资哲学还是心法上,皆有天南地北的差异。两位同样成功的投资者,各自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布局路线、投资思路,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坚持守…

孙正义曾说到,自己的目标,是成为“科技产业的巴菲特”。他领导的软银集团,过去20年平均年化报酬率高达44%,而同期间巴菲特领导的伯克希尔年化报酬率约35%;随着近年软银旗下愿景基金的投资地盘不断扩张,孙正义更大幅翻转了硅谷新创募资的游戏规则,整体来看,无论是辉煌的投资纪录还是影响力,这位“亚洲股神”确实有与巴菲特一较高下的资格。 

然而,孙正义终究不是巴菲特。一般认为,巴菲特在投资生涯多数期间,基本不碰科技公司,也因此,近年其对苹果的意外青睐,也才引起市场热烈讨论。相较之下,自称“科技绝对信徒”的孙正义,在投资上独钟高科技企业,特别是物联网及人工智能领域。  

看择股标准

巴爱成熟商业模式,孙重趋势与创新 

谈到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多数人如数家珍的,是如可口可乐、美国运通与迪士尼等知名品牌。其中,可口可乐与美国运通已有百年历史。

上述个案中,也可看出巴菲特引以为傲、数十年信守的鲜明投资哲学:在选股偏好上,他倾向投资那些具深厚“护城河”基础、获利稳定、业务简单易懂,且能产生“自由现金流”的公司。 

业务要简单,所以巴菲特投资的标的,除了金融业外,其余多是食品业,以及与生活日用品相关的制造、餐饮、服务业等,这些公司市场需求稳定,又多站在产业领先地位,因品牌受到广泛认可,公司拥有一定的定价权,也因此确保了稳定利润。

相较之下,“东方股神”孙正义的投资则高度看重“趋势”,比如愿景基金之所以重押Uber与滴滴,即在于孙正义认为,随着未来自动驾驶日趋普及,此类网络叫车平台势将高速增长,而在全世界投资多家具市场独占地位的叫车平台,可望形成网络效应,进一步推升平台利润。

也正因为孙正义着眼的多是仍未普及的创新商业模式,许多被投资的企业目前仍处于大量烧钱阶段。例如Uber在2018年净亏损18亿美元、滴滴同年度亦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这与巴菲特强调“被投资企业须获利稳定、自由现金流为正”,恰好形成鲜明反差。

尽管较不在意被投资企业当下的盈亏,孙正义对新创仍有一套筛选标准。翻开愿景基金近两年的投资企业名单,我们可发现,除了极少数的企业是在种子轮及A轮就投资外,孙正义八成的投资都是落在C轮之后。

事实上,孙正义曾指出,原则上他只会对超过1亿美元规模的后期新创进行投资,因为到这个阶段,这些新创往往已积累足够多的使用者数据,商业模式较为成熟。 

看资产配置

巴组合高度集中,孙分散拼综效

另一有趣的差异,在于巴菲特与孙正义投资组合上的“配置策略”。

外界一般都认为,巴菲特的投资风格重视获利稳定、对风险忍受程度相对较低,许多人似乎也理所当然地推论,巴菲特在产业上的投资组合应该是“高度分散”的;相对地,强烈喜“新(创)”厌“旧(传统企业)”、热爱科技股的孙正义,投资组合应该更为集中。

然而,事实出乎意料。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13F持股报告数据显示,伯克希尔2019年第一季度账面价值约1994.84亿美元的投资组合中,巴菲特持有股票仅49档,其中近八成集中在持股最高的前十档股票上,这十档中,又有八成集中在前五档股票,占伯克希尔总持股金额的63.8%。

相较之下,截至目前,孙正义的愿景基金投资总金额约870亿美元,不到伯克希尔持股市值的一半,然而愿景基金的投资企业家数达82家,且投资领域涉及电商、半导体、房地产服务、医疗健康、汽车金融等不同产业。孙正义更计划在未来三十年内,将投资企业规模扩大到5000家以上。

孙正义之所以广泛投资,着眼点并非在降低风险,而是为架构“企业生态系”做准备,后者,又被孙正义称之为“群战略”。

孙正义曾多次提到,其热衷于将所投资的事业整合为一个“企业家族”,通过交叉持股,让原本处于竞争立场的双方形成紧密合作关系,Uber和滴滴的战略合作就是一个显例。

在孙正义主导下,Uber2016年借由将中国市场卖给集团内同样做交通业务的滴滴,换取后者两成股份。滴滴原为Uber在中国的最大竞争对手,孙正义让它们彼此投资,通过资源共享以达成规模经济,另外,通过“共荣”的方式,也显著提升对外来竞争者的门槛。 

看决策心理

巴保守理性,孙胆大重直觉

据说,愿景基金刚成立时,孙正义原来预计的募资目标金额是300亿美元,但最终在审阅募资简报时,看到300亿这数字,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大笔一挥,改成“1000亿美元”。

另一方面,谈及与孙正义初始会面的过程,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经常讲的一个故事是,“我只说了六分钟,孙正义就给我3500万美元。我没想到钱来得那么轻松……。”上述场景,构成外界认知孙正义性格的一面缩影:信任直觉、大胆下注、宁愿赌错,也不愿放弃一丝成功机会。

事实上,孙正义过去投过的几百家企业中,尽管不乏阿里巴巴、雅虎等成功案例,失败的例子却远远多上许多。孙正义生涯的最重大挫败,莫过于2000年的网络泡沫。 

皆为投资典范

意志力与绩效同样惊人

回顾过往数十年投资纪录,孙正义曾估算过,他投资的成功率大概只有5%。只是,5%在他眼中,是一个再“理想不过”的数字。

孙正义认为,5%看似很低,但只要一百件投资案中有五件成功,报酬率就相当可观。根据统计,自2000年网络泡沫后到2018年的18年间,软银投资平均年化报酬率高达43%。

大起大落,是孙正义投资历程的日常,巴菲特的投资史则少有波澜壮阔,关键在于后者总是努力“趋吉避凶”。

据了解,巴菲特为自己设下了重重投资限制,例如他不会买业务过于复杂的公司,巴菲特曾指出,“最好的投资报酬率,来自于数年来一直生产相同产品与服务的企业。”

此外,对于正处于转型阶段的公司,巴菲特也是能避则避,他认为,真正能成功转型的公司是相对少数,“剧烈的改变,通常不会带来令人眼睛一亮的报酬。”

另一方面,有别于孙正义,巴菲特的投资判断亦鲜少依赖“直觉”和“热情”,更多是建立在对公司营运及财务细节,如营收、支出、现金流量等指标的深入了解上。

尽管择股标准有别、资产配置偏好不同、决策心理大异其趣,惟在市场眼中,巴菲特与孙正义都因他们过人的意志力与令人心服口服的战绩,缔造了东西方投资佳话,也为有志于寻找典范学习的投资人,建立了不同的参照系。

投资人可依照自身偏好适度参考,期待终有一天,我们也能写下自己的传奇。

热门文章